一家三口两人患病妈妈缝棒球至深夜:只要能救女儿做啥都值得

胡仕慧带着女儿小欣来到曲靖求医已经整整4年时光。为了挣钱继续给女儿做治疗,胡仕慧找了一份缝棒球的工作,每次带女儿治疗结束后都会接着忙到深夜,她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。“其实,我这不算什么,孩子爸爸现在也拖着重病的身体打工不舍得休息,但我俩再辛苦做得再多,都不及女儿受的苦,只要能救女儿,做什么都值得。”胡仕慧一边给小欣喂水,一边颇为坚定地说。

2014年,胡仕慧生下了女儿甘会欣,女儿的出生让这个小家从平淡的二人生活变得逐渐有了欢声笑语,但是这种幸福感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场意外打破了。小欣一岁多的时候,本该开始学走路、学说话,可是胡仕慧发现女儿坐着都摇摇晃晃地坐不稳,和她互动玩耍时眼睛也不会专注地看着,而是有些呆愣。在发现了女儿的异常后,胡仕慧立马带着小欣到昆明市儿童医院检查,结果小欣被诊断为脑瘫。图为小欣在接受医师的康复治疗。

胡仕慧一下子傻了,她抱着女儿不知所措地站了很久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在她的印象中,一般孩子得了脑瘫就一辈子没救了,她也曾见过村里得了脑瘫的人,一辈子只能活在床上,不明事理、不能自理。“孩子还有一线生机,最好的办法就是长期做康复治疗,但是每个月的治疗费很高。”胡仕慧听见医生的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顾不上擦眼泪就给女儿办理了住院手续。图为趴在妈妈怀中的小欣。

小欣才一岁半,每天就要上很多的治疗课,本该是玩乐的年纪却被理疗、认知、针灸等课程排满了全部的时间。小欣也由一开始的无忧无虑、爱笑爱闹,逐渐变得一见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就开始安静下来,神情中还带了一丝怯懦。“有时候,看着一个那么爱笑的孩子变得哭哭啼啼,我心里就不好受,但是不给她治病的话,她就不会好。”一想起女儿治疗时撕心裂肺的哭声,胡仕慧就心疼得不得了。图为胡仕慧在给小欣穿矫正鞋。

康复治疗的费用一个月至少要一万元,可是胡仕慧和丈夫甘成安一年的收入都没有3万,小欣刚治疗了几个月的时间,这个家就难以维持下去了。“我就想给女儿一直治疗下去,让她恢复健康,可是现在我才知道,我的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实际。”短短几个月的治疗费压得胡仕慧直不起身来。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已经拿去卖了,还欠下了不少外债,胡仕慧只能被迫带着女儿离开了医院。图为胡仕慧带着小欣在马路边的长椅上休息。

离开医院的胡仕慧始终没有放弃对于女儿的治疗,丈夫在外面打工,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工作量,她就在家每天给女儿按摩,带着女儿锻炼走路。同时,胡仕慧四处打听有关脑瘫的治疗,哪怕一丁点的消息,她都会去问清楚,然后再带女儿去看病。但是,小欣的病情始终没有得到改善。

就在胡仕慧渐渐陷入绝望的时候,2017年年初,她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曲靖市有家康复医院专门接收脑瘫孩子,还可以免除部分治疗费。胡仕慧和甘成安借了一笔钱,带着女儿赶往医院。为了让女儿治疗更加方便,胡仕慧在医院附近找了间月租300元的出租屋,每天背着女儿就可以去医院了。”图为胡仕慧背着女儿去做治疗。

来到医院大半年后,在一次上课时,胡仕慧发现女儿竟然扶着墙站立了起来。“我当时还在看医生带着女儿锻炼,结果就在一瞬间,我看到她颤颤巍巍地靠着墙边站了起来,我愣了好几秒,高兴地想要叫出来可又怕吓到她,只能紧紧地捂住嘴。”难掩激动之情的胡仕慧说,从那以后,小欣的进步越来越快,她也坚定了给女儿治疗下去的决心。图为开心玩耍的小欣。

但是,就在小欣的病情刚迎来一点好转,家里却发生了意外。2018年8月,在大棚里工作的甘成安突然晕倒,送到医院后发现患了肺病,因病情严重不得不住院治疗,几天的时间就欠下了好几万治疗费。当醒来的甘成安得知治疗费高昂后,硬是不肯再住下去,只愿意喝上几付中药调养。图为胡仕慧在教女儿识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