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下郗恩庭赠送的“乒乓胶皮”

从使用多年的乒乓球拍上撕下黑色的729反胶胶皮,那是因为使用了两年,不得不换了。胶皮老化得甚至有些打滑,影响打球成绩。

心里很有些舍不得。这块胶皮颇有来历,是第32届世乒赛男单冠军郗恩庭赠送的。我和郗恩庭教练交往近30年,他是引领我走进乒乓球采访世界的第一人。

那是1985年夏天在读新闻研究生期间,结合新闻采写课程,我将“乒乓外交”确定为采写选题。因为我有一个便利条件,大学毕业后在人民体育出版社期刊编辑部工作,曾参加编辑《乒乓世界》杂志,有机会走进乒乓球国家队训练场,看过几次训练。

走进乒乓球训练馆看到的第一个教练员就是郗恩庭,他正好扭头看到了我,就算有了照面。要采访“乒乓外交”了,庄则栋之外我第一个想到的当年当事乒乓选手就是他。采访郗恩庭太顺利了,他和夫人林美群坐在一起回答我的提问。郗恩庭是燕赵人氏,豪爽畅快,有问必答,详尽而生动。

巧得很,第32届世乒赛前奏曲——1970年11月的瑞典公开赛,他和庄则栋一起参加,住同一个房间。郗恩庭生动地回顾当时遇到的欧洲弧圈球挑战,尤其是前冲弧圈球。庄则栋对他说,对手拉出弧圈球,那球冲过来撞在拍子上,“震得手发麻!结果中国男队没有进入团体和男单决赛。

那次比赛敲了警钟,回国后全队开展对付欧洲弧圈球的突击集训,应该说很有成效。在1971年4月的32届世乒赛上,中国男队连克欧洲强队,又获得团体冠军。选手们打得好,为“乒乓外交”打下了基础。

31届比赛归来,庄则栋和郗恩庭又合住运动员大楼423号房间,其中自然有许多故事,但郗恩庭印象最深的,还是1965年11月他从河北队入选国家队报到的情景。他拿着行李走进运动员大楼,传达室老头一听是新调到乒乓球国家队的,非常热情,马上给球队打电线年全国少年乒乓球比赛中,河北队的郗恩庭(正面)对上海队的姚振绪)

只一会儿,庄则栋下来了,爽朗地和郗恩庭打招呼。郗恩庭一见庄则栋下来帮他拿行李带路,心情那个激动呀,忙说:“唉哟,庄老师,您都下来了,我太谢谢您了。”

两年来,这块胶皮伴我左右,甚至到美国探亲也带上了拍子。挥拍之际,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郗恩庭教练。我长期伏案,郗恩庭的打球样式对活动肩颈有很大好处。我曾当面请教球技,每次他都不会因我技法粗陋而大致一说,而是用眼睛认真看着我,听我说完,然后加以指点。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强调乒乓球运动中腰部力量的运用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