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讯丨秋霜无华:田波中国画作品邀请展26日在济南开展

山东环能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十楼(济南市高新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1号楼)

“秋霜凝露心无华、月落含清一点萤”,最美的季节无需繁华词藻的装饰。一花一情思,笔墨修心性。当你身处自然,看山风野色纯净无染之态,凉意习习、花草垂露、流风含香。身心所感受到的是对天地大美无尽的遐想。艺术恰是对生命哲学的体悟,探索其内蕴精神,觉醒其思维状态,复归于自然。虽夏暑未去,秋已接至,人所能感受到四季更替,画亦体现春去秋来。随时光变换,画里岁月,恰似秋霜,静寂朴厚,了却浮尘,无意点染繁华。以纯净之心直抒性灵,摒弃无病的痛楚,如坠石浮萍,可达内心。去伪存真,才是画家所要表达的自我。技进而道至,画之所以为心画,是与天地心性的通达。

宗炳所谓:“圣人含道应物。”怀有虚静之心,才能很好体会审美对象,即以“道”映照方能显天地万物大美。心存善念,则画为心声,万物纸上生灵。唯精、气、神,畅游其内,不言澄怀……

今画者众多,不辞辛苦位列其中,水墨朝夕相伴,深究其理。山水、花鸟、草虫逐一涉猎,探究浅显,不求得之一二。画之余常游于山野流溪,嗅得闲花野草,藏于内心唱吟。以得此自然供养,找寻画意。古人有“一画之法”,在笔笔生发,妙道自然,气象贯连,生机勃发。画之可观,亦存之自由心境,唯胸中逸趣出于画外,笔墨生命亦可呈于纸上。形色墨气、胸中意象还原到自我认识及个人精神世界,画中便可见我之独特形象。及古人之法,追摹变幻,从心所欲不逾矩。清画僧石涛尝曰:“不立一法是吾宗也,不舍一法是吾旨也。”又笔墨出于心性,当随时代……

品评画格高下,意境为先,其次笔墨、章法、趣味。谢赫论画之“六法”,首推“气韵生动”,“气”乃万物生机,绵绵若存。老子《道德经》讲: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”阴阳环抱形成一种适匀的气息和谐状态。“韵”本同声相应,画之“韵”,色染情趣风度也,虚实有度,平和自然。归为书画笔墨之法当笔笔蓄势,墨彩纷呈,气韵自然而生。

人与自然的结合,得其诗意融于画意,方能创造出诗境与画境的有缘结合。所以中国文人写意画得益于自身感受的诗意,寓情寓景,四时之态的体悟。后成竹在胸,笔墨挥洒,豪写心中逸气。归为中国画笔墨特性,含蓄诗意,神逸雅趣。然画之俗雅,不在于形,而在于神气风度。以至中国文人写意画的最高成就不会发展成纯粹的写实,也不会改变为纯粹的抽象。古人得出画境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即是对客观物象的主观表达,把每个画家不同的心历感悟倾泻于笔墨之间。欧阳修有诗谓:“古画画意不画形,梅诗咏物无隐情。忘形得意知者寡,不若见诗如见画。”诗中观画、画亦为诗,为我们提供了更为完备的情感体验。中国传统文人画很大的成就在于对现实生活诗意的表达,崇尚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以及生命至上的仁爱之心。这就不可摒弃文人画赖以存在的儒、释、道根基和传统的审美理想。陈师曾先生《文人画之价值》一文中提出“人品、学问、才情、思想”为文人画所必备的四大要素。及今时代的需求,更是提升了此言为做人根本,不可虚妄!

今不惑之年,研习书画已二十余载,此间冷暖,唯有自知。每日读书习画、静心养性,欲融灵魂与虚静之气契合于笔墨之间,以求无拖泥带水,似跌宕纵横;笔随墨韵,心性自达。求其澄明淡妙,气韵相通,画物而呈无穷之变相。老子在其《道德经》中说:“涤除玄览,能无暇乎。”让我们去除事物表象的尘污、杂念,以得内心的平静和安宁。在物我交融中去认知“深邃、冥空、幽远”的事物状态,无欲走向虚静,至诚专心,观览和接近“道”的本质。

近来所习书画积少成册,装裱自观,似有所悟,展览示众又诚惶诚恐,求艺之道探索前行,诸多不足,不吝赐教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